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

English [en]   ??????? [ar]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fran?ais [fr]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lietuvi? [lt]   ?????? [ml]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roman? [ro]   русский [ru]   српски [sr]   ????? [ta]   Türk?e [tr]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

Together we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empower the world through the use of free software. The only way to counter proprietary software companies and the billions of dollars they use to strip user rights is through the power of your voice and your generosity. Read more.

165 Joined
600 New Members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還在用“知識產權”這詞嗎?它只是看上去很美

理查德·斯托曼

現在倒是流行起了這么一種做法:把版權,專利和商標這三個東西—本來是三個分立并且不同的概念,分別涉及了三組分立并且不同的法律條文—一股腦兒地攪和著其他一些雜七雜八的法律扔在一起,然后把這么一鍋大雜燴稱做“知識產權”。這么一個概念扭曲又有誤導性的詞匯如今成了種時尚品。如此流行可不是純屬偶然,背后有著許多公司,就是靠著這種扭曲和誤導來牟利。它們對這一概念的推廣可謂不遺余力。要想徹底理清思路,解決疑惑,我們得先摒棄這個術語。

按照現任職于斯坦福大學法學院的 Mark Lemley 教授的說法,“知識產權”這一術語的流行始于 1967 年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成立之后。最近幾年對這個詞匯的使用則越來越頻繁。(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從屬于聯合國,但實際上卻是代表著版權、專利和商標持有者的利益。)廣泛使用該詞大約要追溯到1990年左右。(本地截圖

這個詞所體現的偏見是顯而易見的:它暗示了人們,去利用類比的方法考慮版權法、專利法和商標法,把這些法律與針對物理實物的產權法類比起來。(這個類比本身與版權法、專利法以及商標法在法理上存在著不一致。但這往往只有專家能發現。)而這些法律實際上和實物的產權法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但是使用了“產權”這一稱呼則引導著立法者們常常曲解本意。而這種曲解恰恰是那些擁有著各種版權、專利和商標的公司所期望的。由“產權”一詞所帶來的偏見,恰好符合了他們的心意。

如此偏見給了我們足夠的理由去拋棄這個詞。很多人也曾提議讓我給這類東西取個合適的名字—或者每類找個替換的詞(不過這多半是開玩笑)。比如有這么一些建議:“強行壟斷特權”(Imposed Monopoly Priviledges,IMP);“政策性合法強制壟斷”(Government-Originated Legally Enforced Monopolies,GOLEM)。還有人建議說是“排他性權利域”(exclusive rights regimes),不過一說起限制“權利”這事兒,那就又得來個雙重思想1了。

這些替代詞往往比原詞有了不小的改進。不過無論“知識產權”這詞換成什么,都是個錯誤。單純換個詞,并不能解決深層次的問題:過度概括。這世界上壓根就沒有這么一種揉合在一起的,叫做“知識產權”的東西。那就是朵浮云。人們之所以覺得版權、專利、商標還有那些其他東西是一個有機的整體,恰恰是因為普遍地使用“知識產權”這詞對相關法律造成了誤導。

“知識產權”這詞,充其量就只能用來把各種不同法律揉合在一起,然后弄出個大雜燴。當非法律專業人士看到了這么一個詞時,他們會傾向于認為這些法律是基于相同的原則,并且執行類似的功能。

影響到這份上,那可真稱得上是深遠了。其實這些法律都是各自獨立產生,有著不同的發展軌跡,管轄著不同的行為活動,基于不同的原則,并且提出著不同的公共政策問題。

比如,版權法被設計用以鼓勵和推動創作和技術。它覆蓋了整個創作實現的每個細節。專利法則意在推進實用創意的發布。通過在一定時期內,賦予創意者對該創意的壟斷權,來達到此目的—這一壟斷權在有些領域可能是值得給的,而有些領域中則不值得。

相反,商標法則不是用以推動什么特殊活動。它只是用來讓消費者們知道自己買了什么。而立法者們由于被“知識產權”這個詞影響,認為商標法是用以推動廣告宣傳的。這些還只是該詞所涉及的眾多法律中的三個例子。

由于這些法律是獨立地發展起來的,因此它們在各個細節上都有所不同,在它們的根本目的和方法上也是不一樣的。所以,在你學了一些版權法的知識之后,能夠區分對待專利法,那你就很少犯錯了。

實際上,幾乎你看到的所有使用“知識產權”的一般性陳述都是錯誤的。比如,你會看到聲稱“該詞”的目的是“推動創新”的說法,但是創新僅適用于專利法,或許還適用于植物品種壟斷法2。版權法無關創新;即使沒有任何創新元素,流行歌曲或暢銷書也具有版權。商標法也無關創新;如果我開了一個叫做“rms tea”的茶店,那么該名字是商標,無論我是否和別人一樣賣茶。貿易秘密法也無關創新,至多也只是沾邊;我的茶店客戶名單也算貿易秘密,但這和創新毫無關系。

你還會看到聲稱“知識產權”關乎“創造力”的說法,但實際上創造力僅適用于版權法。專利發明的要求不僅僅是創造力。商標法和貿易秘密法也無關創造力;“rms tea”這個名字根本不需要創造力,我的茶店客戶名單也不需要創造力。

人們說“知識產權”的時候,往往是指代著一些更大或者更小類別的法律。比如說,一些富強的國家往往給貧困國家強加一些不平等的法律,從中榨取利益。這其中有些就是所謂的“知識產權”法,還有一些則不是。可是批評人士總是喜歡抓著“知識產權”的標簽到處亂貼,因為他們更熟悉這些內容。在使用的過程中,他們往往錯誤地解讀了這些問題的實質。這時候就需要些更準確的詞,比如“法律殖民”,這才算是說到點子上。

可不止是外行們對“知識產權”這一詞匯迷迷糊糊,就連教這些法律的法律系教授也常常被“知識產權”這詞迷得頭腦混亂。然后做出些泛泛的結論,甚至和他們已知的事實相違背。比如說,有個教授在2006年就這樣寫道:

當年美國憲法的起草者們,雖然他們沒端坐在WIPO的大廈中,但對于知識產權,他們有著堅定并且先進態度。他們知道(賦予創作者)一定的權利是必須的,但是…他們卻力圖通過憲法牽住國會的雙手,以多種方式,制約它的權利。

這一限制是指美國憲法第一條第八款中的陳述。版權法和專利法則直接授權于該款。不過憲法中的這一款可沒提到商標或者其他東西。而這位教授使用了“知識產權”這一術語,一下子把范圍就擴大了,導致了錯誤地泛化。

“知識產權”這一說法還導致了思維的簡化。它引導著人們把精力都集中在這些不同的法律條文之間僅有的那么點共性上—他們都需要人為地為某人或組織創造一些特權—進而讓人們忽視了實質上的細節:每組不同的法律對于公眾的特定約束,及其后果。單純地把精力集中在形式上,造就了一種分析這類問題的“經濟學的”方法。

經濟學在這里開始發揮作用了。它再一次被人們挾持,依然被用在一些未被檢驗的前提假設上。這些假設包括一系列的價值觀,比如:產品數量是重點,而自由以及生活方式則被無視;還有一些錯誤的對事實的判斷,比如說:認為對音樂作品的版權保護可以保護并支持音樂家;或是認為對藥品專利的保護可以促進醫藥領域的研究。

由此帶來了另外一個問題:由于“知識產權”這個詞本身過于泛泛,從而使得特定法律所針對的問題變得模糊。這些問題分屬于不同法律 — 而“知識產權”這詞則恰恰是用來鼓勵人們忽視其中的不同。比如說,其中一個與版權法相關的問題:分享音樂本身是否應該被禁止;專利法則壓根不會涉及到這問題。專利法倒是會涉及到另外的問題,比如是否應該允許貧困國家生產關乎性命的藥物,并能夠以低價出售救人一命;而這又不關版權法什么事了。

這里沒有一個問題是單純的經濟問題。而它們非經濟的一面則各有不同。膚淺地用經濟學理論作為基礎對它們進行過度地概括,意味著無視它們的不同。把這兩套法律放在“知識產權”這一個鍋里亂攪和,只能讓人們對這兩套法律越來越模糊。

因此,任何關于所謂的“知識產權方面的問題”,或是任何對于這個根本不存在的領域的結論概括,都是愚蠢的。如果你試圖把這些所有的法律當作一個問題來對待,那么你就會傾向于從眾多過度概括的意見中選擇一個,而這些意見一個也不怎么樣。

拒絕“知識產權”不僅僅是哲學式的消遣。這個詞著實有害。Apple使用它來歪曲關于Nebraska的“維修權利”法案。這個虛假的概念使得Apple能夠在和客戶發生權益沖突時,裝扮成更愿意保守商業秘密的樣子,而迫使客戶和政府屈服。

假如你希望清晰地思考專利問題、版權問題、商標問題或是其他法律相關的問題,那么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嘗試不要把它們攪和在一起,應該把它們當作不同的問題,分開對待。第二步,則是要拒絕接受由“知識產權”這詞描述的那個狹隘單純的世界。不同問題區分對待,每一點都考慮到,這樣你才有可能對它們有更深刻的認識。

另外,這也是時候去改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了,這里有一份要求他們更名的提案


還可以參閱Komongistan的奇特歷史(打破“知識產權”的概念)

非洲的國家更象這些法律,并且“非洲”也是一個清晰的地理概念;盡管如此,談論“非洲”而不是特指某個非洲國家還是會導致許多困惑

Rickard Falkvinge支持廢除該術語

Cory Doctorow也認為知識產權這一術語“不當。”

譯注

  1. 雙重思想,doublethink。源自喬治·奧維爾的小說《一九八四》。特指同時接受了兩種相互矛盾的思想。
  2. 植物品種壟斷法,Plant Variety Monopoly。用來保護育種專利和種植專利的法律。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安徽寿县福利彩票销售点 河北麻将直招代理 甘肃今日快3走势图 119期两码中特免费公开 一码中特141期 ag真人荷官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软件 德州哪里有麻将屋 安徽11选5直播 2019年01一154期单双中特 加拿大辛运28是什么 快乐扑克现场开奖 美女二人麻将单机游戏 红叶心水论坛进入 手机捕鱼买客户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