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

English [en]   ??????? [ar]   български [bg]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fran?ais [fr]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lietuvi? [lt]   ?????? [ml]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Türk?e [tr]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

Together we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empower the world through the use of free software. The only way to counter proprietary software companies and the billions of dollars they use to strip user rights is through the power of your voice and your generosity. Read more.

167 Joined
600 New Members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避免毀滅性的妥協

“二十五年前,1983年9月27日,我對外宣布了一個計劃,希望創造一套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統,并將其命名為GNU — 意為‘GNU并非UNIX’(GNU's Not Unix)。作為GNU系統25周年紀念的一部分,我寫下本文,提醒這個社區的朋友們,如何才能避免毀滅性的妥協。除了避免這些妥協以外,你還有很多途徑可以幫助GNU和自由軟件。其中最簡單的一個方式是加入自由軟件基金會成為會員。”—理查德·斯托曼

自由軟件運動目的在于改變我們的社會:讓一切軟件皆走向自由,只有這樣,所有的軟件用戶才能實現自由,并參與到合作的社區中來。任何非自由軟件都賦予其開發者凌駕于其用戶之上的權力,這是不公正的。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消除這種不公正的現象。

自由之路是漫長而遙遠的。在未來的日子里,我們還需走得更遠,才能使所有的軟件用戶享有自由。有一些步驟將會是艱難的,需要我們付出犧牲。而假如我們與其他懷有不同目標的人士達成妥協,我們的路會走得更容易。

因此, 自由軟件基金會也作出妥協 — 甚至是重大的妥協。比如,我們在第三版GNU 通用公共許可證 (簡稱GPLv3) 就專利方面的規定作出了妥協,使得一些大公司可以參與進來,并發布以GPLv3授權的軟件。在我們的協議書里面就包含了相關的專利條款。

[GPLv3 標志]

GNU 寬通用公共許可證(簡稱LGPL)也是一項妥協:我們選定一些自由的庫,并允許把它們用于專有軟件當中。因為我們認為要是從法律上禁止這樣的使用的話,只會使得開發者使用私有的庫。我們允許開發者在私有軟件里面使用GNU的程序,并通過文檔進行說明,表明我們鼓勵使用自由軟件的立場。我們會對某些我們認同的活動進行支持,盡管我們并不完全認同他們所屬的團體。

但是,我們也會反對某些妥協行為,盡管我們的社區里頭很多人想要這樣的妥協。比如,我們僅僅認同那些不含任何專有軟件成分、或不會引導用戶去安裝專有軟件的GNU/Linux發行版。我們認為,認同包含專有軟件成分的發行版是一種毀滅性的妥協。

我們認為,那些從長遠來看和我們的目標背道而馳的妥協是毀滅性的。這類妥協可能發生在思想上,也可能發生在行動上。

思想上的妥協就是那些只會對我們的努力形成反作用力的妥協。我們的目標是創造一個所有軟件用戶都享有自由的世界,但是,就現在而言,大多數的計算機用戶還不把自由當作一回事。他們的心被一種 “消費者主義” 的價值觀所包圍。換言之,對于任何的軟件,他們只考慮實用的一面,比如價格的高低和是否好用。

戴爾.卡內基寫過一本著名的勵志書《如何贏得朋友與影響別人》,書里提到,要說服別人做某件事情有一種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向這些人展示出迎合他們自身價值判斷的論據。在我們這個社會,我們可以以很多的方式來迎合消費者的口味。比方說,免費獲得的自由軟件能夠為用戶省錢。也有很多的自由軟件是好用且可靠的。通過向人們展示自由軟件的這些特色,我們說服很多用戶采納了自由軟件,其中有些現在很成功。

假如吸引更多人使用自由軟件是我們的終極目標,那我們就不會提及自由的概念,而只會提到那些容易為消費者理解的實用性的特性。這就是 “開源” 一詞及其鼓吹者的用意。

可那樣做的話,我們就只會停留在長征的途中,而摘取不到自由的果實。對于那些基于實用性考慮而使用自由軟件的用戶,軟件好用,他們就會用;不好用,他們就會考慮舍棄。他們也會抵擋不住專有軟件的誘惑,只要后者是好用的。

開源軟件支持者的理念是以消費者的需要為第一追求的目標,他們的行動也印證了他們的這一理念。這恰恰是我們不提倡“開源軟件”的原因。

[懸浮的 Gnu 和一個筆記本]

要建立一個系統的、長久的自由軟件社區,我們只吸引更多人使用自由軟件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需要宣揚一種理念,要號召人們根據軟件(以及其他東西)的 “公民價值” 來進行選擇。要細辨軟件是否尊重使用者的自由以及使用者社區,而不是以單一的易用性作為判斷標準。只有這樣,人們才不會受到那些以易用為誘餌的專有軟件的蠱惑。

要提倡“公民價值”,我們就要對這樣的價值進行演繹,向人們說明為何這是我們行動的基石。我們必須抵制卡內基式的妥協,因為那樣的妥協是以支持消費者的價值觀為基礎來影響其行為的。

但這不是說我們不可提及自由軟件的實用性優勢—我們顯然是可以這么做的。但一旦人們忽視了自由,而純粹只強調實用性的時候,問題就出現了。所以當我們提到自由軟件的實用性優勢的時候,我們要反復強調的一點是,比起我們的價值選擇,實用性只是附加的和次要的

我們不單需要在言辭上反映我們的思想,在行動上我們也要這么做。所以,我們不能參與到那些我們致力于鏟除的作為當中去,也不可認同這樣的作為,這都是我們必須避免的妥協行為。

比如,經驗表明,要是在GNU/Linux的發行版里頭加入專有軟件的成分,會博得更多用戶的青睞。比如某個帶有專有軟件成分的漂亮的程序,或著是像Java(以前是)、Flash運行環境(現在依然是)這樣的非自由編程平臺,又或者是某個帶私有成分的驅動,以迎合某種硬件的需要。

很多人會作出這樣的妥協,但是這么做就會抹殺我們的努力。假如你把專有軟件發布出去,或者誘導人們使用這類軟件,你很難跟人們解釋說,“專有軟件是不公正的,它是一種社會頑疾,我們要消滅它。”即便你反復向人們強調這一論段,你的行為本身只會削弱你口中言語的力量。

問題不在于人們是否可以有權利使用專有軟件。我們的社會系統為用戶提供各種方便,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事。問題在于我們是否在為消費者帶來指引,讓他們使用自由軟件。他們自身的選擇是他們自己的責任;我們為他們提供指引,則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切不可把消費者引向專有軟件,錯誤地以為那是一個好的選擇,事實上,專有軟件就是問題本身。

毀滅性的妥協不單會給別人帶來壞的影響,它還會改變你自身的價值,因為你的大腦里出現了價值選擇的沖突。你心里相信的是這一套價值,而你的行動則反映出另一套價值,這時你通常會二者選其一,以化解這一沖突。我們可以看到,那些只強調實用性的軟件項目,或把人們引向專有軟件的項目,幾乎無一例外的只字不提專有軟件在道德上的不正當性。對于用戶以及更廣的大眾,他們只反復強調消費者為中心的價值判斷。我們必須反對這樣的妥協,以保證我們的價值評價是始終如一的。

假如你想使用自由軟件,同時也要追求自由的話,請瀏覽自由軟件基金會網站的資源頁面。那里列出了各種與自由軟件相兼容的硬件配置,各種只含自由軟件的GNU/Linux發行版,以及運行于100%自由軟件環境下的數以千計的自由軟件套裝。假如你希望幫助我們的社區走向自由,最重要的是弘揚“公民價值”。當人們在討論何為善與惡,以及該做些什么時,請你向人們闡發自由與社區的理念,并由此展開深入的討論。

要是我們南轅北轍,走得再快也毫無意義。要實現一個偉大的目標,我們需要作出妥協,但切記萬不可作出偏離目標的妥協。


有關生活中其它領域中類似的觀點,請參考 “輕輕一推”是不夠的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 111期特码玄机诗 甘肃四方麻将房间号 海南麻将碰白板有番吗 快乐12走势图怎么看 127期六肖中特资料一肖中特 幸运飞艇稳赚技巧 北京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卡五星麻将猜牌技巧 几注平码三中三 山东群英会今日开奖号码控 赢红包游戏微信下分 微乐福建家乡麻将 福建快三开奖视频直播 波叔下期一波中特 海南体育彩票开奖规律 甘肃攒劲麻将 官方